您所在的位置:西斧网>文化>余华:只有干净的眼睛才能看见灵魂

余华:只有干净的眼睛才能看见灵魂

2019-11-20 12:46:57
2780

余华/文

生与死是许多伟大文学作品的主题,也是文学想象自由流动的地方。

与前面讨论的文学作品中的飞翔和变形不同,在生与死之间有一个秘密通道,即灵魂。

因此,在文学作品中表达生与死、死与生比表达逃亡与变形更快。我的意思是,我们早就接触到死亡世界中的所有事物,所以我们的阅读往往可以直接到达那里而无需叙述。

一个人和他的灵魂之间的关系有时就是生与死之间的关系。

这是几乎所有不同文化的共识,只使用不同的表达方式。一切都有灵魂,尤其是艺术。当我们被某段音乐、某段舞蹈、某幅画、某段叙事深深打动时,我们不禁感叹:这是一部有灵魂的作品。

中国有56个民族,灵魂的表达是不同的。有时,即使对于同一个种族群体,由于历史、地理和文化的不同,表达的差异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然而,一切都保持不变。当一个人的灵魂飞走时,也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死了。

根据汉族的说法,每个人都有灵魂。

如果这个人的印刷大厅变暗,他的脸变黑,这就是死亡的前兆。如果这个人遇到躲避婴儿的恐惧,那也是死亡的前兆,因为婴儿的眼睛是干净的,可以看到这个人灵魂出窍的经历。

这样的表达在汉族中一个接一个地出现,而且表达因地区而异。在许多地方,在人们死后防腐之前,应该在他们脚下点燃油灯。这是一直亮着的灯,因为通往阴间的路是黑暗的。如果是一个富裕的家庭,他们在聚会时会戴一顶戴着珍珠的帽子。珍珠也是照亮坟墓中死者漫长旅程的永不熄灭的灯。

住在滇西北的独龙族认为每个人都有两个灵魂。第一个灵魂生来就有相同的身体、外貌、性格、智力和愚蠢。穿得像人一样,当人换衣服时,灵魂也换衣服。只有当人们睡觉的时候不同,因为灵魂不睡觉,这时它离开身体出去玩。

独龙族对梦的解释非常有趣。他们认为人们在梦里看到的和做的是不睡觉的灵魂做的。当一个人死了,第二个灵魂出现了。这是一个贪吃酒和肉的灵魂。因此,它停留在地球上,不断向世界索要食物和饮料(牺牲)。

在云南阿昌族,每个人都有三个灵魂。死后,三个灵魂有不同的分工。一个灵魂被送到坟墓,在清明节被带走。在家的灵魂;灵魂被送到鬼王那里。第三个灵魂将从祖先那里沿着这条路被送回,并在向鬼王报告后回到祖先那里。

灵魂演绎了无数的解释和叙述,也提供了许多工作机会。女巫、女巫、作家、诗人等等都支持他们的家庭。

像古代中国的招魂术一样,招魂术曾经在古代波斯、希腊和罗马流行。巫师穿着从死者身上脱下的衣服,沉思死亡的意义,与死亡的世界交流。正如中国的女巫通过跳绳来获得报酬一样,这些亡灵巫师召唤死者来赚钱。亡灵巫师受雇于那些寻找宝藏的人。他们相信死后人们可以知道一切。

灵魂召唤仪式通常在一个人死后12个月举行。根据古代波斯人、希腊人和罗马人的观点,在一个人死后的头12个月,他的灵魂不愿与世界分离,徘徊在墓地周围。因此,从这些新死去的人身上没什么可学的。当然,太老的身体也没用。死灵法师认为一具腐烂的尸体不能清楚地回答这个问题。

对灵魂的描述是丰富多彩的,但也是丰富多彩的想象。

无论何时何地,想象一下有一个出发的地方,然后是一个到达的地方。这是我在以前的《飞行与变形》中强调的现实基础。同时,我也可以认为想象力是从现实中爆发出来的欲望。

死灵法师不愿意从腐烂的尸体上找到答案。这种想象显然来源于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忆的逐渐丧失。中国人认为阴间是黑暗的,因为夜晚的存在。独龙族巧妙地从他们的梦开始,解释了出生的灵魂,并像影子一样跟随他们。阿昌族的三魂理论可以说表达了每个人的愿望。坟墓是一个可以去的地方,家人不愿意放弃,祖先的怀抱是如此温暖。我该怎么办?阿昌人慷慨地给了我们三个灵魂,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如何选择了。

古希腊人说阿波罗的灵魂进入了天鹅体内,然后有了下面的传说。诗人的灵魂进入天鹅体内。

这真是一个迷人的景象。当带着诗人灵魂的天鹅张开翅膀在水上飞翔时,诗人也被驱使用想象去写作。伟大的诗歌像瀑布一样倾泻在白纸上。如果诗人绞尽脑汁,一个字也写不出来,保护他灵魂的天鹅可能会生病。

这个传说确实谈到了文学和艺术中经常发生的奇迹。当造物主开始他的想象,并在高速前进后起飞,他的灵魂可能去另一个地方。这有点像当独龙族睡着的时候,他们的灵魂出去玩。

根据我自己的写作经验,我经常遇到这样精彩的场景。当我的写作进入疯狂状态时,我会觉得我不是在写什么,而是我被分配去写的东西。我不知道当时我的灵魂是否进入了天鹅的身体。我可以确定的是,我的灵魂进入了想象的身体。

为什么我们经常在一些作品中感受到想象力的力量,而在另一些作品中却感受不到?

我认为不是后者没有想象力,而是后者在他的想象中没有灵魂。有灵魂的想象会让我们感到独特和惊奇,甚至奇怪和震惊,而没有灵魂的想象总是平庸和无趣的。

如果我们长时间沉迷于阅读想象力平庸的作品,我们可能会害怕逃避,甚至当有灵魂的想象力浮现在我们的脸上时会生气。

我曾经说过,一个伟大的作家应该用空白的头脑写作,一个伟大的读者应该用空白的头脑阅读。只有一颗空白的心才能获得一个虚构的灵魂。

正如中国汉族习俗所描述的,为什么婴儿能看到灵魂从垂死的人身上飞走,因为婴儿的眼睛是最干净的。

只有干净的眼睛才能看到灵魂,无论是写作还是阅读。被太多平庸作品污染的阅读和写作确实会忽略伟大作品的灵魂。

目标

这篇文章摘录自

“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差距中。”

余华

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

2015年1月

-结束-

分配的公开号码:小悦君

愉快地阅读

id:readtogether

快乐阅读|共享阅读|共享阅读

17read@sina.com邮箱

热线:400-026-026-4

贡献|加入我们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6号华亭嘉园a-1f

时时彩 网上真钱游戏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11选5投注 买彩票

掌握事实 下载新闻手机客户端

热门推荐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

热门搜索: